-

百年鼎恒升

2020-08-25

老字号鼎恒升药店的始未

鼎恒升药店在齐齐哈尔商界里,是创建最早,又颇有盛誉的一家老字号中药店。它历经坎坷,几度兴衰,至今已有三百多历史。齐齐哈尔素有先有鼎恒升,后有卜奎城之说。早在清康熙五年(1666),有几名山西人来齐齐哈尔合股开办了鼎恒升号店铺,到1821年改名为鼎恒升

鼎恒升经营范围很大,不仅贩卖中草药和中成药,还经营绸缎布匹、油酒米面、日用杂货,制造和销售史国公酒,贩运马匹,拥有养牧场。清末,在海拉尔开没鼎恒升分号,经营中药和日用杂货,民国2224年开设钱庄当铺,康德七年在北京开设宏茂酒店,1943年在山西徐沟县开设油坊。

鼎恒升是清初齐齐哈尔八大商户(四大享天亨、鼎亨....”.和四大宏宏兴、宏.....”. )中规模较大、实力雄厚的一家。在齐齐哈尔城内有专门供鼎恒升人生活居住的鼎恒升营子。当时,到齐齐哈尔进货的小商家,必须到鼎享号和天享号上货,然后再去别的商户补齐,所以当时流传着一进卜奎城,先住天鼎亨的民谣。其它七家商户在清朝就先后倒闭了,只有鼎亨号不断发展并保留下来。

鼎恒升与齐齐哈尔满清政府的关系十分密切,有旗人官员股其间。它曾给清朝军队代管帐目,并为军队垫付军饷,是当时经营,鼎恒齐齐哈尔清政权的折子铺之一。鼎恒升的会计庞锡纯老人,在1928年见到鼎恒升仓库里有很多清甲胄、刀剑和柳阳子等军物资,店里的徒工们常扮成清军玩耍。

清道光元年1821),齐齐哈尔地镇逐渐开放,由山西招来商户24家,市场日益繁荣。此时,鼎恒已经拥有资金8550两白银,租平房15间,鼎字号商号更名为鼎恒升于同年四月初一在南大街开业。

为了参与各商号间的激烈竞争,恒升与官府勾通,凭借官府势力,大量印发凭贴,以收购农民的粮食和牧民的牲畜,贩卖自己运来的货物,与几家大的商家操纵着齐齐哈尔整个商业市扬。出于竞争的需要,各家发放的凭贴超过了自身库存,以致无力兑现,有很多商户便由此倒闭。光绪二十二年(1896),鼎恒升初发凭贴过多,无力兑现时,凭借与当地清政府的密切关系,用布告规定:“鼎恒升的凭贴暂不兑现, 可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分三期兑换货物。在清政府的庇护下,将商品价格提高30%,从而使企业在竞争中获胜。而无政府支持的商户则只有倒闭,凭贴只能按七八折或五六折换货。但在旧社会,由于政权经常更迭,时局很不稳定,因此鼎恒升在轻营上也兴衰无常,大起大落。

光绪二十六年(1900)鼎恒升有店员二十五六名,占门市房七间。此闻沙俄出兵10万人、入侵东北,攻占齐哈尔,致使鼎恒升遭受了毁灭性打击,流动资金遗失了一万两纹银,所有的货物损失殆尽,仅存药柜和一部分药材饮片时局平稳后,只好缩小经营范围,放弃了杂货经营,在仅有药柜的基础上,用两间门市房,由6个店员努力经营药店。时值瘟疫流行,药价暴涨,鼎恒升由掌柜程兆令在齐齐哈尔经营药店,另一个掌柜任秀贤去了呼伦贝尔(即现在的海拉尔

民国6(1917),经过十四年的经营鼎恒升渐见起色,门市房扩大到五间,齐齐哈尔总号店员增加到14名,同时又经营起重新经营了布匹的批发业务。这时,海拉尔分号又遭受灾祸,损失资金半教以,影响和牵制了总号的业务及经管力量。

民国17(1928),鼎恒升除经营中药,制售史国公酒外,恢复了百货业的批发和零营业务。门市房扩大大到8间,店员增加到24名。史国公酒除畅销东北各大城市以外,还销售到华北、京津一带,并有一部分通过大连市、安东市(丹东)出口外。史国公酒的销售比重达到总卖钱额的40%左右。

民国18(1929),海拉尔分号再次受到损失,房产及全部货物被烧毁空,丧失了自身经营能力,在总号的支授下重新营业,经几年时间方渐渐恢复经营能力。到1931年, 鼎恒升已有店员32名,资金及公积金银大洋20万元。.一八事变后,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企业经营时好时坏,极不正常。为了便于资金周转,于1933年开没鼎恒当分号,古用市门房两间,有职员8名。1935年,鼎恒升又投资开设了富隆当铺。

1937年至1939年三年间,鼎恒升再度繁荣,企业有职工34名,还雇用洗瓶工7名。仅生产销售史国公酒,就占用8间市门房,库房54(其中租用伪黑龙江省省长吴俊升侄子吴泰来30间房)。每月史国公酒产量4220打,每天销史国公酒10大缸1000公斤)。史国公酒销售额已超过总营业额半数以上,并经常在日伪政权开办的报纸上刊登广告,以壮大企业声势,招徕顾客。

然而好景不长。1940年,日伪政权实行二五限价统制后,鼎恒升的经营状况便急转直下,营业额逐年下降,史国公酒时常停产。在日伪限价、货物统制政策下,制造史国公酒原料极端缺乏。1941年,日伪当局将鼎恒升制造史国公酒的原料80余包,约合75000公斤红糖全部没收,迫使有二百多年生产历史的史国公酒停产。鼎恒升整个经营也每况愈下,无法经营,只能将全部资金坐吃山空。为了维持营业,寻找转机,恒升理杜玉集资13.35股去北京开办茂酒店,但也未能挽救鼎恒升的经济形势。受当时征兵、抓劳工的影响,店员们的情绪不安,纷纷要求出号返乡两家当铺先后废业,职店员也缩减到20名左右。延至祖国光复前夕1945已经全部资金消耗殆尽,仅有职店员五六名维持业务,其余均会原籍待到齐齐哈尔市第二次解放鼎恒已被战争蹂躏的空有其名了。此时北京鸿茂酒店也通货膨胀,经济经营不景气而闭。连经理杜玉瑾也回山西老家开油坊去了,店内只有会计庞锡纯和四名职工看守

1949内外火车开通后,杜玉瑾回到齐齐哈尔,这的鼎恒企业资金枯竭。仅有东北53000万元除海拉尔分号占用2900万元外,流动资金仅剩三四百万元,加之柜伙意见分歧难以领导,无法继续维持下去,因此呈请废业,将房产信托公司柜伙各自谋,历经坎坷的老店至此关闭。

鼎恒升药店的废业,引起省、市政府的重视,省政府于夫主席指示:“一定 要把鼎恒升扶植起来。齐齐哈尔市人民政府遵照省政府的指示,由商业局对鼎恒升进行多次调查,了解查明度业原因,宣传党的保护和发展私营商业的政策,并决定帮助解决四千万元贷款,要回兑出的房产,缓付外债,内债作股,恢复史国公酒生产,并委托鼎恒升代销当时极畅销的黑龙牌面粉。在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扶植下,1950125日已倒闭的恒升药店正式复业。

1954年,在全国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恒升在全市请公私合营,同时提出将原来来的工商一体转为工业企业。1954117日,市政府批准,195511日正式合营。从此企业获得新生,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之后,经过不断发展恒升改为生产药品的专业工厂,企业改名为齐齐哈尔制药厂。如今,老字号鼎恒升已恢复,企业蒸蒸日上,以踏实的脚能步入齐齐哈尔市百万翁的行列。


分享